搜索
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

探秘青島護工江湖 "游擊隊"和"正規軍"的暗戰

2019-08-29 09:22:40
來源:半島網
責任編輯:古德

原標題:散工醫院里攬活受阻……探秘青島護工江湖:"游擊隊"和"正規軍"的暗戰

近日,市民谷女士向半島記者反映,她在青島市市立醫院(東院)做護工,被一家叫做北京市惠佳豐勞務服務有限責任公司的工作人員阻攔。對此,青島市市立醫院(東院)安保部門負責人表示,這家勞務服務公司是醫院招標的第三方服務機構,是為了規范醫院的護工服務,但并沒有不允許公司之外的護工進入醫院。記者調查了解到,島城多家醫院都存在護工“游擊隊”和“正規軍”并存的情況,盡管存在競爭關系,但多數都能相安無事。

2015年,島城出現了比較規范的護工企業,也是從那時起,醫院里有了“游擊隊”和“正規軍”競爭的局面。對此,業內人士認為,行業的良性競爭能夠提高服務質量,給病人家屬更多選擇,無論是哪一方都不應該拒絕正常的市場競爭。

講述

散工醫院里攬活受阻

市民谷女士從2014年開始就在青島市市立醫院(東院)做護工。2019年2月,谷女士發現醫院出現了一家叫做“北京市惠佳豐勞務服務有限責任公司”的陪護公司(以下簡稱北京陪護公司)。有其他護工告訴谷女士,這家陪護公司正在招人,想讓他們加入,每個人每天收取40塊錢中介費。谷女士告訴記者,北京陪護公司進駐醫院之后,公司的員工阻攔他們這些散工攬活。今年7月份,還發生過北京陪護公司的員工和攬活的護工發生肢體沖突的事件。谷女士對于陪護公司的行為很不理解,聽說陪護公司和醫院有合作:“即使有合同,醫院都沒有趕我們走,他們又有什么權利干涉我們的自由呢?”

8月19日,記者在青島市市立醫院(東院)見到了醫院的安保科負責人郝主任。據他介紹,2018年下半年,醫院進行公開招標,北京市惠佳豐勞務服務有限責任公司中標,雙方簽訂為期一年的合同。“對于北京陪護公司員工阻攔護工攬活,這種處理方式不太合適,我們就此多次與陪護公司溝通過這個事情。”郝主任說,醫院與北京陪護公司建立合作后,曾建議在醫院攬活的護工們與公司合作。針對類似情況,醫院會與陪護公司繼續溝通,若情況得不到改善,會上報給派出所和市衛計委,共同商量出一個解決辦法。

對于醫院引入陪護公司的原因,醫院安保科負責人郝主任介紹,此前護工在醫院里攬活給管理帶來了不少問題和安全隱患。這家北京的公司會對護工進行統一的人員登記和培訓,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人員都必須有健康證。如果出現了問題,病人可以找公司來賠付。

8月22日,記者聯系到北京市惠佳豐勞務服務有限責任公司市場開發部任經理。對于公司工作人員阻攔護工攬活的情況,任經理表示,他們在協助醫院維護正常的醫療秩序。“這是我們給院方提供的‘門禁管理’服務,合同里都有。”對于發生肢體沖突的情況,任經理表示,確實和三名護工起過沖突,到底是不是公司內部的人不清楚,最后雙方和解了。

據任經理介紹,北京市惠佳豐勞務服務有限責任公司有自己的培訓學校,該學校是北京市人社局認定的A類-職業技能培訓學校,學校給培訓合格的員工頒發健康證,員工持證上崗。從年初到現在,已經有二十多名原來的散工護工加入了公司,由于存在一定的培訓和運營成本,公司確實要收取一定的管理費,但是具體數目不方便透露。

現象

競爭多數拼服務比價格

醫院引入正規陪護公司后和散工之間鬧出矛盾的情況時常見諸媒體。

2018年,有媒體爆料稱,在青島某醫院里,想要自己找護工,得先通過一家中介公司。這家中介打著“唯一合作單位”的旗號壟斷護工市場,抬高價格、抽取提成,驅趕其他護工。而醫院則表示,從來沒有跟任何護工中介有過合作協議。2019年4月,深圳媒體也報道了一家醫院里護工被打的新聞,被打的受害人是一名散工。據媒體調查發現,這家醫院里的護工“正規軍”和“游擊隊”之間的矛盾也是由來已久。

近日,記者通過調查島城多家醫院發現,有不少三甲醫院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引入了護工管理公司進入醫院提供服務。但多數醫院并沒有出現過散工和護理公司之間的激烈沖突,而雙方的競爭則多數是以拼服務和比價格為主的“暗戰”。

8月27日上午,記者來到青島市海慈醫院,以“家中有病人需要看護”為由尋找護工,分診臺內的工作人員向記者推薦紫荊護理,并拿出一張項目經理的名片,上面帶有紫荊護理微信公眾號的二維碼。“紫荊護理的護工在醫院很長時間了,陪護公司和醫院有沒有合作不清楚。”工作人員說。

在醫院的D樓,一名清潔工帶記者來到四樓病房,找到一位姓王的女護工。王女士表示自己有個病人還在照顧,暫時沒有時間,但可以幫記者找別人。隨即,她打電話找來另一名姓陳的女護工。“我們都是自己干,有活就互相通氣,我沒時間就找另一個人。像我們這樣的陪護,一天230元或者240,病重的260。”王女士說。

陳女士告訴記者,陪護公司跟散工之間也有競爭,基本上就是搶客戶方面,雙方并沒有激烈的沖突。

問題

散工中有的沒有健康證

老家山西呂梁的張海明是紫荊護理的一名在職護工,據他介紹,當地政府從2015年開始培訓護工,管吃管住,學習的內容包括理論學習和技能培訓。張海明告訴記者,他們的收入按照病人的病情輕重從200元到300元不等,公司會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費。“我們相比散工來說,沒有那么靈活,他們有的是自己找活,有的通過中介,但中介費比較低。”不過張海明坦言,還是愿意在護理公司干,最大的優勢是不需要自己找活,公司有宿舍,而且給買商業保險,避免了很多糾紛。

王華(化名)是一名較為自由的散工,他自己做護工,在遇到有活自己忙不過來的時候,會介紹同伴過來,收取10元“中介費”。“也有小家政公司在醫院攬活的,他們收一定比例的中介費,但活不固定,有時候要等很久。”王華找活的方式是自己到病房和急診室去發名片和宣傳紙,有時會被護士制止。“我們這些護工干的時間長了也會抱團,大家互相介紹,也有工作經驗。”王華說,價格方面都差不多,但不少家屬還是很在意價格高低,差十幾二十塊,有時就決定了一單生意能不能接下來。對于是否有健康證和上崗證,王華說,散工當中有的有,有的沒有,“這個也看病人家屬,有些人不在乎這個,價格低一點就行。”

業內人士

良性競爭有助于行業發展

在青島市中心醫院門診一樓,記者看到了紫荊護理設置在這里的辦公室。負責人王延紅介紹說,他們的護理中心已經在醫院服務3年多,有護工60多人。“我們這里的護工多數是從山西呂梁市招聘來的,當地衛校和高護學校為農民工提供免費培訓,合格的有當地政府部門發放的護理證。”王延紅告訴記者,這些護工有上崗證、健康證和護理證,上工時,會和客戶簽訂協議。“有了這些保障,就避免了病人家屬和護工之間的糾紛,即便有什么問題也可以依據協議來處理。”王延紅還表示,公司會對護工的質量把關,不肯出力或者沒有健康證的他們不會收。

對于和散工之間的競爭,王延紅坦言,這是不可避免的。“主要是價格,散工相對來說要價比較靈活,也存在為了搶客戶壓價的情況,”王延紅說,“公司畢竟運營成本在這里,所以不可能去打價格戰,就是靠服務質量去贏得客戶。” 半島記者 李珍 張盛倩

[來源:半島網 編輯:古德]
精彩美圖 更多 >>

分享到

青島話題 更多 >>

深度報道 更多 >>

大家愛看

Copyright ? 2020 信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8146號 新聞采編許可證:37120180021 魯公網安備:37020202000005號
手機版 | 媒體資源 | 信網傳播力 | 關于信網 | 廣告服務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水果vs糖果返水
espn nba即时比分 湖北快三最新预测股票 20选5规则及奖 北京赛车规律预测 能赚钱的网游传奇 陕西麻将苹果版下载安装 11选五5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给力 青海高频11选5查询 有什么网上赚钱的项 真人四人打麻将平台 山东的十一选五走势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微信群 腾讯欢乐麻将全集辅助 世界杯冠军和欧冠冠军 大众麻将胡法大全图片